新聞通知

國內生化測定供應商現狀和發展趨勢分析(2020簡明版)

發布日期:2020-03-24 15:18 瀏覽次數:

摘要:為了評估國內現有生化測定外包供應商的綜合實力,比較了7家公司的(1)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的種類,(2)從事生化測定外包人數,(3)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的百分比,(4)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時間等4個關鍵指標。第一名蘇州科銘,2項第一,1項并列第一,1項第三,前景看好;第二名南京建成,吃老本,前景不看好;第三名武漢伊萊瑞特,生化試劑盒種類少,需要加大研發投入;第四名上海碧云天,生化試劑盒種類很少,需要加大研發投入;第五名北京索萊寶,輕研發重營銷,前景不看好;第六名蘇州格銳思,生化試劑盒配方是偷的,前景嚴重不看好;第七名上海優選,無正式員工,前景嚴重不看好。
 
生化測定外包能夠顯著提升課題組生化測定結果的可靠真實性和生化測定的效率,幫助用戶在課題研究周期內及時輕松地拿到更多可靠真實的測定數據,從而發表更多更高水平的研究論文,主持人可以優質結題,研究生可以順利畢業,課題組成功申請到新課題,進入良性循環。要實現上述目的,就需要理性的用戶、靠譜的供應商和拎得清的經銷商。
 2019年1月我們發布了2019版的《國內生化測定外包供應商現狀和發展趨勢》,為廣大生化測定外包的用戶選擇靠譜的供應商提供了參考。
與2019版相比,2020版增加了2個供應商,即上海碧云天和武漢伊萊瑞特;2020版還增加了各家供應商的工商信息,即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人數、實繳資本與認繳資本的比值和時間。
因為新冠疫情的影響,2020版《國內生化測定外包供應商現狀和發展趨勢》被迫推遲到3月才發布,但是文中所有數據和工商信息都截止到2019年12月。
由于我們本身就是供應商,難免因為自身利益的影響,無法完全做到客觀公正,所以本文只能供讀者諸君選擇供應商時參考。
 文中涉及的供應商如果有不同意見,歡迎來函溝通,只要有真憑實據,我們將及時公開更正,以肅清可能造成的不良影響,也可以公開反駁,甚至提起訴訟。
希望將來有第三方,尤其是用戶,來編制更加客觀公正的《國內生化測定外包供應商現狀和發展趨勢》。
 
1. 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的種類
擁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的多少,直接反映了一家供應商的測定外包實力。
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的數據來自各個公司的官網。蘇州科銘、武漢伊萊瑞特、南京建成和上海碧云天的數據基本可靠。但是,蘇州格銳思、北京索萊寶和上海優選的數據存疑。
(1)蘇州科銘758種生化試劑盒,875種代測指標(含光譜法387種、高效液相色譜法418種和氣相色譜法73種);
(2)蘇州格銳思640種生化試劑盒,360種代測指標;
(3)北京索萊寶540種生化試劑盒,約 100種代測指標;
(4)武漢伊萊瑞特103種生化試劑盒,不足100種代測指標;
(5)南京建成260種生化試劑盒,約260種代測指標;
(6)上海優選約80種生化試劑盒,約80種代測指標;
(7)上海碧云天約40種生化試劑盒,約40種代測指標。
        干事情是需要人、財和時間的。對比上述7家公司各自投入的人力、資金和時間,就可以看出其在生化測定外包方面的真正實力。再與其宣稱的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對比一下,就可以進一步看出每家公司是否存在虛假宣傳、故意誤導和誘之以利等過度營銷現象。
 
2. 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人數
參保人數來自天眼查的企業年報。為員工繳納社保是國家強制規定,因此繳納社保人數是判斷一個公司人力的可靠指標。
但是,由于混合型公司同時開展多項業務,所以還必須根據其某項業務量的大小,來估計其從事該項業務的具體人數。
(1)蘇州科銘24人(技術型公司,只做生化測定外包,繳納社保共24人),
(2)上海碧云天估計不足10人(混合型公司,以技術研發、服務為主,但生化測定外包非其主業),
(2)武漢伊萊瑞特估計不足10人(混合型公司,以技術研發、服務為主,但是生化測定外包非其主業),
(3)北京索萊寶的生化事業部8人(混合型,以銷售為主,但是生化測定外包非其主業),
(4)南京建成4人(混合型公司,以技術研發、服務為主,生化測定外包是·其主要業務之一),
(5)蘇州格銳思3人(銷售型公司,繳納社保共3人,2個蘇州科銘前銷售人員,1個蘇州科銘前代測人員),
(6)上海優選0人(銷售型公司,繳納社保人數為0)。
 
3. 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
各司實繳資本和認繳資本數據來自天眼查。
實繳資本是一個公司的啟動資金,反映其資金實力;但是,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更加重要,因為其反映了股東是否誠信。
實繳資本太少,甚至為零,說明該公司沒有資金實力;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很低,說明股東吹牛而且存心欺騙合作方、用戶和員工,不誠信!
(1)北京索萊寶:    4000萬元/4000萬元X100% = 100%
(1)蘇州科銘:          50萬元/50萬元X100% = 100%
(3)武漢伊萊瑞特:500萬元/859.375萬元X100% = 58.2%
(4)上海碧云天:    100萬元/1000萬元X100% = 10%
(5)南京建成:           0萬元/52萬元X100% = 0%
(5)上海優選:           0萬元/500萬元X100% = 0%
(5)蘇州格銳思:         0萬元/100萬元X100% = 0%
 
4. 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實際時間
 南京建成從其前身南京建成生物工程研究所成立開始算起,北京索萊寶從其生化試劑盒事業部成立開始算起,武漢伊萊瑞特和上海優選從其網站開始上架生化試劑盒開始算起,蘇州格銳思從其公司成立開始算起。
(1)南京建成(1992年成立)約27年
(2)上海碧云天(2007年成立)約12年
(3)蘇州科銘(2011年成立)約9年
(4)北京索萊寶(2015年生化事業部成立)約4年
(5)武漢伊萊瑞特(2016年生化試劑盒上架)約3年
(6)上海優選(2017年生化試劑盒上架)約2年
(7)蘇州格銳思(2018年成立)約1年
 
5. 現狀和發展趨勢
生化測定外包是技術研發和服務,所以在供應商排名中我們特別重視其研發能力,技術型或者混合型中偏技術的公司排在銷售型公司的前面
蘇州科銘屬于技術型公司,專注于生化測定技術的研發和服務;南京建成、上海碧云天和武漢伊萊瑞特屬于混合型公司,以技術研發和服務為主,以代理銷售試劑、耗材為輔;北京索萊寶、上海優選和蘇州格銳思屬于銷售型公司(北京索萊寶的技術研發實情存疑,暫時歸入銷售型公司),北京索萊寶和上海優選曾經是蘇州科銘的經銷商,蘇州格銳思則是蘇州科銘前銷售人員創辦的。
以蘇州格銳思為例,3個人(2個前銷售人員和1個前代測人員,沒有專業背景,更沒有研發經驗)、零啟動資金、1年多一點的時間,居然研發出了640種生化試劑盒和360種代測指標,其生化試劑盒研發速率(種/人/年)居然分別是北京索萊寶、蘇州科銘和南京建成的3倍、24倍和231倍!
如果蘇州格銳思的生化試劑盒確實是其自主研發的,那么這樣高的研發速率就只能是胡亂拼湊的。胡亂拼湊的試劑盒怎么能用于測定,測定結果怎么能可靠,又怎么能用于研究論文的寫作呢?
如果蘇州格銳思的生化試劑盒不是自己研發的,那么這么多配方又是從哪兒來的?從前東家那兒偷來的,抑或是馬路上撿來的?還是從誰家哪兒買來的?可是又為什么硬要標榜成自己研發的呢?
可見,蘇州格銳思的生化試劑盒的配方,要么是胡亂拼湊的,要么是偷竊的。無論是拼湊的,還是偷竊的:這樣的公司你敢信嗎,測定結果可靠嗎,售后有保證嗎?
北京索萊寶曾經是蘇州科銘在北京地區的主力經銷商,因為擅自貼牌,被蘇州科銘取消了代理資格。其生化試劑盒的超高研發速率,讓人不得不對其配方的來源嚴重存疑。
上海優選也曾經是蘇州科銘在上海地區的經銷商。沒有實繳資本,甚至沒有正式員工,更加讓人不得不懷疑其生化試劑盒配方的來源。
 
(1)第一名蘇州科銘
2項第一(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從事生化測定外包人數)、1項并列第一(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1項第三(從事生化測定外包實際時間),目前綜合實力第一名,看好其發展前景
(2)第二名南京建成
1項第一(從事生化測定外包時間),1項第四(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實際時間),2項第五(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因為其資格老,影響大,所以目前綜合實力第二名,但是近十年來一直在吃老本,不看好其發展前景
(3)第三名武漢伊萊瑞特
1項并列第二(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人數),1項第三(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1項第四(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1項并列第五(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實際時間),目前綜合實力第三,除非加大生化測定外包的研發投入,否則難以看好其發展前景
(4)第四名上海碧云天
1項第二(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實際時間),1項并列第二(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人數),1項第四(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和1項第七(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目前綜合實力第四,除非加大生化測定外包的研發投入,否則難以看好其發展前景
(5)第五名北京索萊寶
1項并列第一(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2項第三(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種類,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人數),1項第四(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實際時間),因為其輕研發重過度營銷,現有生化試劑盒配方來源存疑,技術實力差,所以評定其目前綜合實力第五,如果不能真正建立起自主研發的能力,仍然依賴過度營銷,那么不看好其發展前景
(6)第六名蘇州格銳思
1項第二(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指標的種類),1項第五(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人數),1項并列第五(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1項第七(從事生化測定外包的實際時間),因為其生化試劑盒的配方偷竊自蘇州科銘,自身并無真正的研發能力和解決售后技術問題的能力所以評定其綜合實力第六,嚴重不看好其發展前景
(7)第七名上海優選
1項并列第五(實繳資本/認繳資本百分比,其實是0%,并列最后一名),2項第六(現有生化試劑盒和代測種類,從事生化測定外包時間時間),1項第六(從事生化測定外包人數為零,實際最后一名),因為其沒有任何亮點,沒有研發,只有過度營銷,其生化試劑盒的配方來源存疑,沒有真正的生化測定外包實力,甚至正式員工都沒有,所以評定其綜合實力為第七名,嚴重不看好其發展前景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第五名北京索萊寶、第六名蘇州格銳思和第七名上海優選更加嚴重的問題在于虛假宣傳,“言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6. 選錯供應商,用戶輕則被謀財,重則被害命
購買生化測定外包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測定結果的可靠性和測定的效率,從而及時輕松地拿到測定結果,發布更多更高水平的研究論文,課題主持人能夠優質結題,研究生能夠順利畢業,課題組能夠成功申請到新課題,進入良性循環。
生化測定外包最關鍵的是供應商的技術實力,尤其是測定技術的研發經驗和各種各樣生物樣本的實際測定經驗。與研究者自己完成測定相比,生化測定外包就是為供應商的豐富測定經驗付費
如果用戶被虛假宣傳、故意誤導和誘之以利所忽悠,選擇了缺乏技術實力的供應商,那么輕則測定失敗,被“謀財”(被騙取科研經費);重則拿到的是假結果,發表后一旦被發現,課題主持人被開除,研究生學位被剝奪,被“害命”(學術生命被斷送)
 
7. 選錯供應商,經銷商只有破產倒閉
經銷商代理某個品牌的利潤取決于銷售額、折扣和成本三個因素。相比折扣和成本,銷售額才是影響利潤的主要因素。銷售額又取決于市場容量、產品與服務的質量和推廣力度。就某一地區的某一品類的而言,市場容量是固定的。該品類中某個品牌的銷售額就取決于供應商產品與服務的質量和經銷商的推廣力度。因此,經銷商代理某個品牌的利潤就取決于該品牌的質量和經銷商的推廣能力
只有本身缺乏技術實力,產品和服務質量都不行的供應商,才會給予經銷商超出行業平均水平的折扣,以及獨代或者過大的代理區域,否則它們就忽悠不到經銷商,幫其推廣偽劣產品和服務。
當然,拎得清的經銷商也不會被忽悠,只有拿到手的利潤才是真正的利潤。沒有供應商的產品與服務的質量就不會有經銷商的銷售額。沒有銷售額就不會有真正的利潤。沒有真正的利潤,供應商所承諾的高折扣、大代理區域和獨家代理,對于經銷商而言就都是空的。
更加重要的是,代理偽劣產品,搭進去的是經銷商的聲譽。一旦因為供應商的產品與服務質量低劣被用戶抵制,經銷商不要幻想另外再代理其它品牌,沒有用的,一旦失去用戶的信任,就只有破產倒閉
 
信息多一點:
1. 科銘觀點,2019版國內生化測定外包供應商現狀和發展趨勢分析,http://www.4574934.buzz/a/news/kemingguandian/2019/0125/1423.html
2. 科銘觀點,過度營銷,謀財害命,http://www.4574934.buzz/a/news/kemingguandian/2019/0531/1817.html
3. 科銘觀點,蘇州格銳思公司非常可能就是一皮包公司,http://www.4574934.buzz/a/news/kemingguandian/2019/0705/1846.html
4. 科銘觀點,生化試劑盒研發速率比值為1:3:24:231,http://www.4574934.buzz/a/news/kemingguandian/2019/1011/1870.html
5. 科銘觀點,理性的用戶、靠譜的供應商和拎得清的經銷商,http://www.4574934.buzz/a/news/kemingguandian/2019/1029/1871.html
6. 科銘觀點,如何根據工商信息,迅速判斷一個公司是否靠譜,避免上當受騙,http://www.4574934.buzz/a/news/kemingguandian/2019/1230/1882.html
7. 科銘觀點,2020年蘇州科銘創始人給生命科學研究者和經銷商的建議(極簡版),http://www.4574934.buzz/a/news/kemingguandian/2020/0217/1885.html

四川快乐12官网下载